职校生,一个在社交媒体上没什么存在感的群体,偶尔上次热搜,多半也是负面新闻。

比如最近几个月,先是身着黑色正装的学姐嚣张查寝的视频走红网络,后有河北一职校老师查寝时出口成脏,放狠话说“弄走一个算一个”。

在很多人眼里,偏离了“高中-高考-大学-工作”这条人生“正轨”的中职生,似乎就是问题学生的代名词,得到的关注也显著少于其他同龄人。

可这个群体其实并不小。仅2020年,全国中等职业教育在校生就多达1628.14万人。

但在互联网上,他们真的不太会被看见。

初中毕业生,有四成去了中职

相比被称为“千军万马挤独木桥”的高考,最近很多父母更担心的是孩子的中考。诸如“教育部将落实1 : 1普职比”这样的说法,每年中考前都会出现。

面对“一半学生上不了普通高中”的说法,家长很难不焦虑。在今年6月份,北京市教委甚至出来紧急辟谣,称北京不可能出现大幅度的普高学位紧缺,“家长们大可放心” [1]。

但实际上,和以前比,如今小孩上普高的机率大了很多。

我们常说的高中,其实指的是普通高中,但准确来说,普高和中等职业教育都同属于高中阶段教育。

1

不论是普高,还是中职,在20年前,能接受高中阶段教育的人都不多。2000年时,中国只有29% 的初中毕业生能读普通高中,21% 的人能读职业学校。到了2020年,普高录取率已经达到57%,职业学校的招生比例也稳定在39% 左右。

读完初中就不再读书,成为“社会人”,这在以前太常见了。但如今,家长们要担心的不是小孩上完初中就没书读了,而是考不上高中只能去读职校的问题。

2020年,1535.29万人从初中毕业,有多少人去读了中职呢?

根据教育部的统计数据,去年有591.13万的初中毕业生去了中等职业学校就读,而升读普高的初中毕业生数量为876.44万。

1

虽然都是中职生,但实际上他们去往了不同的学校,分别是职业高中、普通中专和技工学校。这三类学校的基本学制大都是三年,培养的都是“技能型人才和高素质劳动者”,定位类似 [2]。

它们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,职业高中和普通中专归属教育部门管理,而技工学校归属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管理,学历认证在技工院校毕业证书系统,学信网上查不到。

目前来看,职高和技工学校的招生数占比都在10% 左右,普通中专招生数要更多,占比为17.76%。

农村学生,才是中职的最大生源

在网络世界,上大学,似乎是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,甚至有种“人均985、211遍地走”的错觉。

但实际上,考不上普通高中的人不在少数,他们只能寻求其他出路。尤其是面对“普职1 : 1”的说法,很多城市家庭的家长都担心自己的孩子上不了普高就要去读中职。

但其实,农村学生才是中职的主要生源。

农村小孩接受高中阶段教育的机会始终少于城市。中国综合社会调查(CGSS)2017年的数据显示,长期以来,绝大多数农村学子在九年义务教育之后,就步入了社会,这种情况直到90后这一代才有所改观。

1

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对广东、四川、贵州三省30所中等职业学校的跟踪研究也发现,在这些学校,70% 的生源都来自于农村 [3]。

当城市家长在焦虑如何让孩子“超前培养、突出特长、挤进名校”,研究择校和学区房时,大多数的农村小孩,如果不想初中毕业就去打工,多数就只有中职这一条路可走。

和从小在农村长大、上学的人类似,跟随打工父母到城市上学的流动儿童,他们中的多数人也不得不考虑中职。

迫于生计外出打工的父母,不少人会考虑将小孩接到身边,但流动儿童的教育处境一直都很尴尬。

根据教育部统计数据,整体来看,相比本地初中毕业生超过六成上普高的比例,流动儿童能升读普高的比例一直以来都不到40%。

1

打工的父母想让小孩留在城市继续上学,但由于“差别化落户”,他们很难进城市公办高中就读。

以积分入学制代表的广州和深圳为例,根据《中国流动儿童教育发展报告(2019-2020)》,从异地中考的情况来看,2017年广州流动儿童能进入公办高中的比例仅为14.1%,而深圳这一年也只有24% - 25% 的流动儿童可以考取公办普高学位 [4]。

城里留不下,要回去也很难,回流儿童不管在学业还是生活环境上,很大可能会水土不服,回老家后他们的留级比例达到22% [4]。

不论是在城市还是回户籍地,普通高中都不好考,他们更有可能被分流去中职。

在一篇报道中,一位上海中等职业学校的老师向记者列举了班上学生家长的职业,“工人、保洁、食堂打菜员、无业……不少学生是没有本地户籍的流动儿童。”[5]

中职生,成了差生的代名词

中职是上不了高中的“备胎”选择。在很多人眼中,中职是成绩不好的学生混日子的地方,很难有个好未来。

庞大的中职生群体,是大家口中应试教育的失败者。

光明日报旗下的《教育家》杂志,曾联合相关教科院进行了一项样本量约10万人的问卷调查,70.26% 的中职生认为职业教育最大的问题是“社会认可度低”。

而在教师群体中,有70.98% 认为职业教育最大挑战是生源素质,家长和企业人员则认为中职教育最大难题是人才培养质量欠佳。

1

职校老师觉得学生质量差,整天打架、斗殴,而学生也看不起老师,认为他们只会照本宣科,并无动手能力。

虽然同属于高中阶段教育,普高和中职的就读体验完全不同,这一点也体现在了教育资源投入上。

根据教育部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,在高中阶段的教育中,中职经费总投入占了三分之一左右,而普高则超过六成。

图片

经费投入的差距,最直观的反映就是设备支持。技能培养需要有设备和技术资源,不上手的话,学生很难学会怎么操作。

但有的职校的设备,实在是让人一言难尽。《中国职业教育发展大型问卷调查报告》显示,中职教师对实训设备设施完全满意与满意的比例仅有40.61%。

曾经一位从职校辞职的老师在某社交平台匿名发帖,吐槽实验室的设备老旧,“剩下的碳酸饮料碳酸化设备,冷冻设备,干制设备,甚至于饮料的杀菌设备,要么不存在,要么是坏的。”

中职生的出路在哪里

其实,中职并非一直以来都如此不受待见,在以前,这可是非常抢手的“香饽饽”。

职高改革开放后才增办,普通中专及技工学校自建国以来一直存在,他们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由地方政府主导招生,中专、技校生不仅有很大几率获得助学金,毕业后还包分配工作 [6][7]。

名额有限的中专、技校,在当时可是十分抢手。

但到了上世纪90年代,中专和技校开始全面收费,并且毕业不包分配 [7]。尽管近年来中等职业教育免学费政策范围又再扩大 [8],但在“只有上大学才能找到好工作”这一看法的影响下,读中职然后进厂显然不再是个很有吸引力的选择。

如果从就业结果来看,读中职,实在不算一个好出路。

2019年《中国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就业状况分析报告》显示,2019年毕业的中职毕业生,48% 继续升学,49% 直接就业。

1

学会一门手艺,不会没饭吃,如果是一些高技能性工作,月薪也不会比白领低。浙江柯桥区一家绣花厂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对于熟练的挡车工,他们开出的平均月薪是9000元 [9]。

但整体来看,中职毕业生直接就业后,普遍拿到的工资在2001 - 3000元间,占比为40.53%。对比之下,麦可思研究院根据调查估算,2019届高职毕业生平均月收入约4295元,本科毕业生平均月收入约为5440元 [10][11]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不少中职生把希望寄托于继续升学,寻求继续升高职、本科的机会。

《中国职业教育发展大型问卷调查报告》显示,通过对职教人的访谈,不少中职学校都以升学为取向,依托“五年一贯制”“职教高考”等渠道,有的中职学校学生就业率不到10%。

当中职和普高一样偏重升学,本该注重职业技能的中等职业教育定位很难不尴尬。

但对中职生来说,这无可厚非,毕竟要么被迫学会之前不擅长的知识,升高职,再寻求专升本,要么直接进工厂。当然在这之前,他们得先熬过可能没有工资,却高强度的强制顶岗实习。

参考资料:

[1] 樊未晨, & 张含琼. (2021). 一半上中职?普职比到底是多少. 中国青年网. Retrieved 24 November 2021, from /news_youth_cn/sh/202106/t20210607_13001060.htm

[2] 中等职业教育. (2006). Retrieved 26 November 2021, from /www_gov_cn/ztzl/2006-08/27/content_370667.htm

[3]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. (2019). 赢未来:中等职业教育学生发展报告——基于30所中等职业教育学校的调查研究 .

[4] 韩嘉玲(编著). (2021). 流动儿童蓝皮书:中国流动儿童教育发展报告(2019~2020).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.

[5] 洪蔚琳. (2021). 40%:“毫不重要”的中职世界. 正面连接. Retrieved 24 November 2021, from /mp_weixin_qq_com/s/KyBLn5XX0-8iM8hRHZKmGg

[6] 周正. (2008). 中等职业学校教育对象的历史变迁. 职业技术教育, (13), 78-83.

[7] 曹茂甲. (2011). 建国以来中等职业学校招生就业制度的演变. 职教通讯, (17), 61-66.

[8] 财政部 教育部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关于印发《中等职业学校免学费补助资金管理办法》的通知2017年第23号国务院公报中国政府网. (2016). Retrieved 24 November 2021, from /www_gov_cn/gongbao/content/2017/content_5217753.htm

[9] 许程丽. (2018). 技能型蓝领工资超过普通白领 优秀技工年薪超10万元. 浙商网. Retrieved 26 November 2021, from /biz_zjol_com_cn/zjjjbd/cjxw_11149/201802/t20180225_6658214.shtml

[10] 麦可思研究院. (2020). 2020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.

[11] 麦可思研究院. (2020). 2020年中国高职生就业报告.